您的位置:大成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重生八零农场主 > 第48章

第48章

作品:重生八零农场主 作者:吃吃成痴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
     第五十二章:
     “唔……”祝景铄闷哼了一声,大脑直接就懵了,也不是痛,而是麻。
     “祝景铄!”常笑的脸一下就白了,赶紧跑过去扶他,“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 “哎呦,这可怎么办,景烁,你哪里疼?”杨银环紧张地问。祝景铄是祝家的宝贝疙瘩,这要是真在这里出点什么事情,那他们以后都不用在这常家村呆了!
     “我没事,就是有点晕。”祝景铄借着常笑的手站起来,捂着额头说。
     常笑踮着脚,仔细帮他检查了一下,心里猛然松了口气。幸好只是擦破了皮,虽然出了血,但伤口不是很深,不然可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。
     “汪汪汪!”其他两家要过来,二狗挡在祝景铄他们面前,一步都不许他们靠近.常红海死命地牵着狗链子,怕它冲上去一人给他们来一下。
     当初常笑跟常开训练二狗的时候,就是专门训练它看见别人动手就玩命地咬.这下好了,这狗跟要疯了似的。
     大房二房的吓得脸都白了,一边小心提防着二狗,一边紧张地看着祝景铄。
     刚才推了祝景铄的常波则是直接坐在地上,怕得哇哇大哭起来。
     “是他自己来拉我的,我没想推他!”常波与祝景铄同年,即使只顾着吃不长心,但终究已经是十三岁,懂得一些人情世故。再加上家里耳提面令这么些年,说的都是这祝家人惹不得,刚才他这一手子推出去,怕把自己的命都推没了,吓得连站都站不起来。
     “你还有脸说!看我不打死你个没用的东西!谁让你推祝家小少爷的?”常红星直接抄起鞋子就照着常波的头打了下去。
     常波立即满地的爬,哭着喊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要跟常笑换,我不要做你们的儿子了,我要在三叔家!”
     “你这死孩子,说的什么昏话!”王雪梅也拎起一根棒子,追着儿子打,“你个白眼狼,要做你三叔家的儿子是吧?他们自己没儿子吗?竟然还惦记我的儿子……”
     “你们够了!要教训自己儿子滚回自己家去!”常红海听着他们越说越过分,终于忍不住吼道。
     “老三,你吼什么吼?如今翅膀硬了是吧?”常红军看见一向窝囊的弟弟竟然也发起了怒,瞪着眼不悦地说。
     常红海怒气冲冲地看了他们一眼,晃动了一下手上被二狗蹦地笔直的链子,说道:“你们要是再不走,我就直接放狗了!咬死谁是谁!”
     “你!咬死人可是犯法的!”杨荷花害怕地看着那一脸凶相的狗。
     “你们还不走?”一直沉默的祝景铄忽然抬起头,冷冷地看着他们。他身上原本就有一种傲慢的气质,此时这脸一板,顿时让人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。
     原本吵闹的院子里,霎时只剩下二狗的吠叫,其他两家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     “走走,先回家!”脑子最会转的杨荷花立即拉着自家男人往回走。
     刚好抓住儿子的常红星夫妇一看形式不对,有些郁闷地回头看了一眼祝景铄,但到底不敢惹他,扛起常波这胖子就跟着去了。
     走的时候,王雪梅还忍不住骂骂咧咧:“有什么好神气的,不就是榜上了好人家嘛!等到时候祝家倒台了……”
     “王雪梅,你脑子没病吧!”走在前头的常红星都听出了不合适,转头瞪了她一眼。
     王雪梅吓得再也不敢乱说,走上前揪着常波的耳朵开始骂他。
     刚才他们的话祝景铄都听得一清二楚,他紧抿着唇角,气得脸发白。
     常笑拉了拉他的手,故意逗他:“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就生气成这个样子,你没有觉得太没男子气了?哪个优雅绅士会像你这样?”
     祝景铄一怔,随后瘪了瘪唇,更生气了。
     常笑无奈地摇摇头,拉着他进屋:“得先去处理一下伤口,昨日洪爷爷没吃到酸菜鱼,今日肯定过来,待会看到你这样……”
     常笑的直觉向来准得跟仪器似的,这回她话还没说完,外面就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:“我说刚才那下去的是什么人?怎么每个人脸色都那么奇怪?见到我跟见到鬼一样,他们是从山里下去的?”
     祝景铄身子一僵,下意识地就去遮额头。
     常笑白了他一眼:“现在还遮什么遮?”她顿了顿,叹了口气,拉下他的手,“算了,这样也好。”
     管家进来时原本是高高兴兴的,可一看到自家小少爷挂着血迹的额头,那脸色立即就变了。六十几岁却依旧健步如飞,一下子冲到祝景铄面前,瞪着眼问:“这是咋弄的?”
     祝景铄疼得皱了皱眉,避开他的手,黑着脸一句话都不说。
     常笑拿着一块干净毛巾走过来:“是被我二堂哥推的。”
     “什么?”管家反应过来,“就是刚才那几个?真是好大的胆子,连我们少爷都敢动!”
     管家那心肝都要疼了,祝景铄从小到大,除了几年前在学校跟人打架被抓花过脸,什么时候碰出过这么大的口子过!这要是让先生还有主宅那二老知道,还不得心疼死!
     他想了想,问常笑:“丫头,刚才那些是什么人?你说是你二堂哥?”
     “嗯。”常笑闷闷地应了一声,想了想,拣大概的跟管家说了一下情况。
     管家听完,沉默良久,突然一拍桌子,冷声说道:“这么过分的兄弟我还是头回看见!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!走,找他们去!”
     别看老管家六十几岁的人了,这平日里看着儒雅风趣,与人打交道非常有气度,但真火了,依旧是个火爆脾气。
     他说着就要拉着祝景铄跟常笑下山去算账。
     杨银环正好找了酒精进来,恰好听到老爷子的这句话,吓了一跳:“洪叔来了,这是咋了?”
     “洪爷爷要去找二伯他们算账。”常笑在一旁小声说。
     杨银环愣了愣,慌忙说道:“洪叔你可别忙,就算要去也不能这么去,那几个黑心窝的连自家爹娘都敢打,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?这到时候什么都不顾了动起手来,这可是要出事的!”
     管家一听,觉得有道理,说道:“那我回去把家里的佣人都叫上,还真不信治不了几个刁民!”
     常笑见这老爷子说走就走,忙说道:“洪爷爷,这会子天马上就要暗下来了,这一闹耽误吃饭时间,反正也不急,明天再去也不迟。”
     她说着上前接过杨银环手中的酒精,拿过来给祝景铄的额头消毒。
     祝景铄痛得咧着牙齿倒吸了口气,郁闷地看着她:“你轻点。”
     常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点,说道:“我刚才叫你走远点,你说你跑上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 祝景铄心里更加不痛快了!他走上来还不都是因为怕她吃亏,这丫头竟然还来说他!他别过头,不想理这没良心的。
     常笑将他的头掰过来,板着脸说:“别乱动,还没消好毒呢,当心以后留伤疤。”
     这下祝景铄不敢乱动了。以前被人抓花了脸,花了好长时间才养好,所有会促使黑色素沉淀的东西他都不敢吃,那滋味真不好受。
     比较爱美的祝小少爷,自然不敢再乱动。
     幸好伤口不深,家里因为常开经常折腾钢丝刀把什么的,怕他不小心弄伤手,就配了医药箱。常笑帮祝景铄包扎了一下,便跟着她妈一起去做饭了。
     祝景铄将要来安慰他的管家推到一边,自个坐到屋檐下看着夕阳想事情。
     他先前只被那胖子推了一把就倒了,心里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他一直以为他很厉害了,在他眼里,在这个村子里,除了常笑其他人压根不算什么,他比他们好很多很多。
     但就在刚才,他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没用,连一个没脑子的胖子都打不过!
     小少年心里,升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,感觉丢脸的同时,觉得还应该做些什么。
     晚上吃饭的时候,祝景铄还在闷闷不乐。这可把几位大人都吓坏了。
     杨银环一个劲地给女儿使眼色,让她问问这小少爷是怎么了。
     常笑闷着头吃饭,权当没看见。祝景铄这个坎,得他自己过,他心气高,她越是帮忙,越适得其反。
     果然,祝景铄闷了一顿饭的时间,等跟管家回去的时候,心情似乎好了许多。
     他走之前将常笑偷偷拉倒一边,问道:“你先前说的什么锻炼身体的计划,还愿意帮我实行吗?”
     常笑暗自勾了勾嘴角,面上却一脸为难地看着他:“你之前不是说打死你也不做那种野蛮的事情吗?”
     一年前,常笑就制定了两人的锻炼计划,可祝景铄跑了两天步,就直接趴着再也不肯动了,说这些是野蛮人干的,打死他都不做!
     祝景铄红了脸,郁闷地说:“我那是开玩笑的。这样好了,我明天跟你一起跑步好吗?”
     常笑为难地想了想,说道:“可是我现在不单跑步了,我还要跳操,还要做其他的训练,你真的确定要跟我一起?”
     祝景铄是看见过常笑锻炼的,想了想,觉得也不是很困难,便点点头:“好,我跟你一起。”
     常笑又说:“那你可真得想好了,它们可不比跑步容易。你要是再半途而废,在我眼里可就没有信用了!”
     祝景铄又想了想,心里还是犹豫。但是一想自己一个男孩子被那胖子随手一推就倒了,觉得这件事情更加没面子,于是咬牙点头:“好,我这一次绝对不半途而废。”
     “行,拉钩。”常笑伸出手,与以前一样,跟他拉钩盟誓。
     第二天,管家大上午的就跟祝景铄到了常家,说是其他佣人等在山脚下了,要去找常红星一家子算账。
     杨银环跟常红海不好跟着一起去,就让常笑过去看着一点。
     常笑正要拉着祝景铄做体能训练,便带着他跑步过去。管家他们在后面慢悠悠地跟着,倒不像是要去找人吵架的,反而像是在春游。
     等他们到二房家的时候,常波才刚起床,看见这慢悠悠晃荡进来的五六个人,纳闷地眯了眯小眼睛。当看见跟着进来的常笑时,那绿豆眼登时就跟要放光了一样,人一下子就精神起来。
     “常笑,你是来跟我换的吗?来,你来我家住,我去你家。”常波伸着胖嘟嘟的手就要过来拉常笑。
     管家几人这下是真开眼了,哭笑不得地看着这熊孩子。谁家孩子会这么缺心眼,难怪被打得这么惨。
     可不是,此时常波嘴角全是乌青,脑袋上也有包,在他白嫩的脸上显得尤其明显。
     里面的常红星跟王雪梅听到动静出来,听见儿子的这句话,那火就冒出来了,立即冲过来就要打。
     常波哭着躲:“爸妈,你们怎么又打我!昨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将我换过去几天,等我将三叔家的……”
     “你给我闭嘴!”王雪梅赶紧去捂他的嘴巴,心里对这个笨蛋儿子也真是无奈极了。
     但常波刚才那话,明白人一听就明白。
     常笑是连腹诽都觉得没劲了,只觉得有这种亲戚真是倒了三辈子的血霉,将祖宗的脸都给丢尽了。
     常红星夫妻两好不容易才让儿子闭嘴,抬眼一看眼前站着一位精神抖擞的老爷子,再看他旁边站着的祝景铄,还有身后那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。两人的心肝都抖了抖。
     “你们这是找谁?”常红星心里猜出了大概,小心翼翼地问。
     “我们来问问昨天你儿子推我家少爷……”
     “常波,你给我滚过来!”管家还没说完,常红星忽然扯开嗓子大声喊了一句,一下子将躲在一边的常波给扯了过来,一脚踢在他屁股上,对着管家谄媚地笑着,“您随便打,只要不打死,怎么都行。”
     管家直接气笑了,他可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父亲!
     常笑默默闭眼,真想说她不认识这种人。
     祝景铄照旧冷着脸,他忽然有些明白,并不是每一个做爸妈的都会疼爱孩子,就像他妈妈一样。他以前不知道他妈妈为什么不喜欢他,此时看见常波的父母,像是有点想通了一样。
     但常红星跟王雪梅虽然打孩子比较狠,但到底是心疼儿子的,只是在祝家面前一时怕惹祸上身,所以才将孩子推出来,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若是他们真要将常波怎么了,那也是会心疼的。
     说白了,就是装装样子。
     常笑已经连看都懒得去看。
     管家倒是还有心情跟他们说道:“我打你们孩子做什么?你们是孩子的监护人,孩子哪里做的不好是你们大人的责任!”
     常红星跟王雪梅面面相觑,紧张地说:“什么监护人?我们是孩子的爸妈,亲生的!孩子做了什么,咋就成我们的责任了?又不是我们让他去推你们家小少爷的。”
     王雪梅也说:“就是,我们可不敢教孩子那些。倒是你们小少爷,自己没事跑上来做什么?推了你家少爷,我儿子都快把自己吓死了!”
     管家气得脸都白了:“我今日算是知道了,为什么你们能教出这种孩子。还真是什么爹妈养什么孩子,刁民就是刁民,养出来的也是没脑子的刁民!”
     “你……你胡说什么呢?”王雪梅一听这老头这样骂他们,一时也忘记他是谁了,沉下脸不悦地说。
     管家往前踏了一步,气势汹汹地看着她:“老头子我就是骂你们了怎么了?你们可真是好样的,我祝家少爷也是你们动得的?我不管是你们动的手还是你们孩子做的,合着都是你们家的人,我就找家长!你们说,你们将我们小少爷的额头磕伤了,要怎么办吧?”
     老管家一发怒,那气势顿时就出来了,吓得常红星跟王雪梅连头都不敢抬!他们这种窝里横,哪里见识过外人这样凶悍的。更何况祝家有钱有势,他们更不敢惹。
     王雪梅梗着脖子说:“我们……我们说了,孩子你随便打,只要不给我们打死了就好!”
     “妈!我不要!”常波立即就哭了。
     管家真是服了他们了,连说都懒得说,直接对着身后的几位佣人招招手:“给我进去砸!”
     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常红星登时就急眼了。
     可是他才刚一动,院子外面又立即冲进来两个强壮小伙子,一下子围住这一家三口,不让他们动。
     这是管家特地让人去镇上找过来的流氓混子,专门对付这种刁民。
     “你们这是犯法的!我告诉你们,我要报警,让派出所抓你!”王雪梅气氛地说。
     管家不屑地说:“你大可以去报警,我倒是要看看这件事情谁对谁错!”他说着冷哼道,“对付刁民就得用刁民的手段,你们去山上的时候不是很横吗?今日我就让你们看看,什么才叫做是横着走的!都给我使劲砸!”
     管家什么人没见过,自然知道对付什么人就得用什么招。虽然有点不厚道,但是却是最管用的。
     里面很快就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,很多东西全部都被摔在了地上。常红星跟王雪梅急得眼睛都红了,但被那两个一看就不是正经人的年轻小伙子拦着,又不敢乱动,最后万雪梅直接坐在地上,哭天抢地。
     东边大房的听到响动,走出来一看这阵仗,立即缩回了屋里,躲在屋檐下偷偷地看。西边原本是常笑家的祖宅,小李老婆跟两孩子依旧住在这边,出来一看是祝家的人,自然不会过来。其他邻居看见是祝家管家亲自带着人在这边,更加不敢过来劝说。
     里面砸了很长一段时间,等出来的时候,管家给两年轻小伙子使了个眼色,他们就放了常红星跟王雪梅进去。
     常红星夫妇跌跌撞撞地爬进去,片刻后传出来一阵鬼哭狼嚎。
     “管家,能砸的都砸了。”佣人过来报告了一下。
     管家挥挥手,让他退后,随后对着几人说道:“去将那两刁民扶出来,我还有话要说。”
     “没了,什么都没了……”王雪梅两眼发直,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。他们家里所有的东西,都被砸了个干净,估计连只完整的碗都没有了。
     常红星也是一脸怒容,但是真被砸怕了,低着头一句狠话都不敢说。
     常笑早就知道他们的尿性,这样子一砸,早就吓傻了,还能说出什么话来。
     管家来到他们面前,冷声说道:“你们给我听好了,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动的。你们兄弟间的事情我管不着,但是我家小少爷要是因为你们的恩怨出点什么事情,可别怪我祝家无情。今日这只是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教训,如果还有下次——”
     管家说着,抬眼扫了一下眼前的这屋子,一字一顿地说:“还有下次,我就叫人将你们这屋子都给推了,将你们赶出这常家村!”
     常红星跟王雪梅身子都抖了抖,吓得连生气都不敢了。
     只有常波听到他们要将他们赶出去,还弄不明白,着急地说:“你们要赶也是赶我堂妹,我跟她已经换了,我以后是我三叔家的……啊,爸妈你们干嘛!”
     常波还没说完,常红海跟王雪梅就朝着他冲了过来,捡起地上的棒子就朝着他身上打。
     “都是你这缺心眼的,推谁不好,推人家小少爷!现在咱家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了,你以后就等着饿死吧!”常红星跟王雪梅边打边骂。
     常波听别的还好,可一听没东西吃,那就急了:“你们别打了。我说了我拿到三叔家的东西不会忘记你们的,啊,不要打了!”
     常笑揉揉额头,她觉得她二伯一家也得去看精神病医生了,这一个个跟得了妄想症一样。
     管家也被他们吵得头疼,发现自己这老头子过来跟一家子神经病吵架,还真是丢份。最后是看在毕竟是常笑家亲戚的份上,也没太过分,从口袋里摸出二十块钱扔给他们:“这是看在常笑丫头的面子上,给你们的。你们记住了,我祝家最不缺的就是钱,你们要是不怕死,尽管可以来,我以后天天叫人来砸!”
     “等等,这钱……钱不够啊!”王雪梅爬过去捡起这二十块钱,着急地喊。
     管家是真被气笑,无语地看着了她一眼,转身就带着人走了。
     “喂,你们别走啊!你们这些钱还只够我们买碗筷的。我家电视机都被你们砸了……喂,常笑,你帮我们说说,让他们给我们把电视机买回来……”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“洪爷爷,让您看笑话了。”走远了些,常笑对着老爷子不好意思地说。
     管家摇摇头,拍拍常笑的肩膀,叹了口气:“摊上这样的亲戚,可真是难为你们一家子了。以后,有爷爷罩着你们,不怕。”
推荐阅读: 永恒信条 透视小民工 山娃传奇 绝品强少 公主监国 无处可逃:与恶魔共枕 三夫暖床别插队 星契约之妖瞳 都市纯情霸主 国师大人请滚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