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大成小说网 > 侦探推理 > 宋威 > 第一一八章 牢狱之灾

第一一八章 牢狱之灾

作品:宋威 作者:南辕北折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
     开封府的差役来了,汴水州桥重地发生“车祸”,继而冲突是大问题,必须要及时处置。
     领头的捕快叫冯吉,三十出头,是祖传的捕快,自太祖年间开始,已经是第五代了。因为人聪明伶俐,会办事,冯吉在市井和官府间游刃有余。处理这样的小案件,自然也是手到擒来,经验丰富。
     撞车很平常,冲突也不奇怪,至于怎么处理就要讲技巧了。首先就是要看双方的身份,地位落差与实施的真相更为重要,毕竟权贵不是寻常百姓,也不是自己这些捕快可以得罪的起的。
     到了现场,冯吉的第一反应便是观察双方身份。结果很明显,一边衣装华贵,器宇不凡,拉车的是上好良马,还有一群扈从跟随,显然出身富贵。而且一定是勋贵之家,寻常的商贾虽然也有钱,但绝不敢如此嚣张。
     另一边也是个少年人,衣帽普通,一眼便能看出马车是租借自车行。虽然也跟着几个扈从,但显然没有贵公子这边横着走的嚣张感,最重要是一口外地口音。
     不是汴梁口音,那肯定不是豪门勋贵喽,身份一旦有了判断,怎么对待处置便显而易见。
     “怎么回事?”
     冯吉刚问了一句,那个挑事的锦衣青年便呵斥道:“这些人驾车撞人,还意图行凶,快些抓起来送关入大牢。”
     “要讲道理的好吧。到底是谁撞得人?到底是谁意图行凶呢?”孟韬反问一句,见情势不对,便对阿旺是个眼色。
     冯吉才不管到底是恶人先告状。还是据实言说,事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地位。
     “敢问两位公子如何称呼?”冯吉询问的当然是贵公子和锦衣青年,至于孟韬是谁他根本不关心,一个外地来的少年而已。
     “赵……”
     贵公子刚刚开口,锦衣青年抢先道:“有眼无珠的东西,汝南王府世子都不认识!”
     听到“赵”字国姓的时候。冯吉已然紧张,下意识地有所猜测。没想到马上得到验证。面前这位竟然是汝南郡王府的世子。
     一位郡王,那已经是很牛逼的存在了,何况还是汝南郡王。冯吉虽然只是开封府的一个捕快,但他的消息却很灵通。知晓的事情有不杀。汴梁城里诸多王爷,有两位比较特殊,其一便是年初去世的荆王赵元俨,还有一个便是汝南郡王赵允让。
     虽说只是官家的堂兄,但是这位郡王昔年被真宗皇帝养育宫中,险些成为储君,身份自然非同寻常。更为重要的是,前几年官家无子,曾养育汝南王府十三子赵宗实于宫中。并且深得朝臣支持,恰好官家的三位皇子先后夭折,赵宗实的呼声又高了很多。
     换句话说。若宫中再无皇子出生,未来的大宋皇帝很可能将出自汝南王府。未来天子的睦亲宅,自然非同小可,虽然遥遥无期,未必板上钉钉,但汝南王府却隐约有高出一筹的意味。
     至少汴梁城里。上至官员下至百姓都深以为然,像冯吉这样消息灵通的捕快更是烂熟于心。
     面前虽然不是准皇子赵宗实。却是王府世子,那便是汝南郡王赵允让的长子,身份非同小可啊!
     如果赵宗实成为储君,他就成了皇帝的亲兄长,亲王爵位少不了,地位非同一般。当然了,这些或许遥远,但就眼前的王府世子身份,已经不得了,谁惹得起?
     尤其是世子也受伤了,头破血流,这问题就更大了。不管撞车是谁引发的,对面这个外地少年肯定是跑不掉了。
     孟韬也听得清楚,汝南王府的声势也是有所耳闻的,尤其是此人与赵宗实名字一字之差,何等身份已然心中有数。
     汝南王府的世子,确实可以蛮横一些,但是……孟韬清楚地注意到,赵宗懿本人虽然嚣张,但仗势欺人的想法似乎并不坚决。尤其是锦衣青年报出他名号的时候,他还曾有想要阻拦的意思,可惜来不及。
     也许他自己并不愿意报出名号,至少不愿意如此张扬,但是锦衣青年却抢先一步打出了汝南王府的招牌。
     看得出来,锦衣青年和赵宗懿熟识,但并非一路人。他这样的做法很奇怪,说是拍马屁吧,似乎拍到了马蹄子上。仔细说起来,倒更像是故意的,他不安好心,似乎有意挑拨离间的感觉。
     只是……自己压根不认识他,没见过面何来恩怨呢?他到底是谁?敢拿汝南君王世子当枪使的人,身份地位应该非同一般吧?
     越是如此,孟韬越是觉得奇怪,自己何曾认识这样高贵的人物?没道理啊!
     孟韬满头雾水之时,那边继续咄咄逼人,冯吉典型的欺软怕硬,得知对方王府世子的身份后,压根全无顾忌。根本不问孟韬的身份来历,再高能高到哪里去?难不成还能比王爷更高贵?
     “全都锁拿起来,带回大牢!”冯吉一声令下,立即有差役冲了上来。
     “没错,抓回去好好审问,看看这些人到底什么来历,兴许他们心怀不轨,是蓄意行刺世子!”锦衣青年果然不安好心,又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。
     “是……是!”冯吉只有点头打哈哈的份,这事可大可小,权贵既然这么说了,那就只能这么办。至于这个外地小子,只能算他倒霉了。
     孟韬看在眼里,知道今日的牢狱之灾是躲不过去了,谁曾想前来汴梁的第一日,竟然这样倒霉呢?
     罢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!
     “不用你动手,我跟你走……不过这些车夫扈从是我花钱雇佣了,和他们无关。”孟韬话音落地,阿旺便有些不淡定了,不过看到孟韬凌厉的眼神,才没敢轻举妄动。
     “这……”冯吉明显有些迟疑了,回头看着赵宗懿,请示世子决断。
     孟韬看在眼里,不由暗自摇头,果然是权贵当道的年代,地位权势太重要了,否则逛街的安全问题都没有保障。
     “罢了,就这么招吧!”锦衣青年本来想要反对,奈何赵宗懿有些不耐烦,捂着伤口先一步挥了挥手。
     事情便这么定了,孟韬让阿旺是个眼色,他跟随自己日不短了,应该知道回金明池报讯……
     对方两辆马车先后离去,恭敬目送赵宗懿和锦衣青年离去,冯吉才转身骂骂咧咧道:“押走,回开封府关入大牢!”
     “不劳费心,我自己会走!”孟韬冷笑一声:“我建议你尽快回去向府尹大人禀报一声,另外给我准备间干净点的牢房,否则你会死的很惨。”
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一个外地郎竟敢如此嚣张!”冯吉顿时有些惊诧,恼羞成怒。
     “嚣张自然是有资本的,可惜你根本没问……记住,千万不要狗眼看人低。你最好记住,我要在开封府有任何闪失,不好说会不会祸及你家人族亲,至少你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     千万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,兴许过不了多久,你会求我出狱的,那就要看我愿不愿意了?当然了,如果你想现在放了我也没机会了,作为奉公守法的大宋子民,开封府我一定会去的。”
     孟韬说完便走,留下冯吉愣在当地,有些莫名其妙。难道自己真看走眼了?一个外地少年郎如此嚣张厉害?他不相信,可少年的眼神里却有种毋庸置疑的感觉。凭着自己混迹多年的经验,那种感觉,那股气势不像是假的……
     到底怎么回事?一头雾水的冯吉心中泛起一丝强烈的不安,也许这回真的看走眼,闯大祸了……(未完待续)
推荐阅读: 永恒信条 透视小民工 山娃传奇 绝品强少 公主监国 无处可逃:与恶魔共枕 三夫暖床别插队 星契约之妖瞳 都市纯情霸主 国师大人请滚开